韩国能取缔毒王“新天地”吗?

  近日来,“31号病人”在韩国社会引起了轩然大波。“31号病人”是一名61岁的韩国女性,她于2月18日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在她确诊之前,韩国自1月20日出现首例确诊病例以来的近一个月中,确诊数仅为30例。但在她确诊之后,确诊数呈指数型增长。韩国目前累计确诊已增至893例,其中大邱疫情扩散最为严重,逾半数与“31号病人”有关,她在确诊前曾多次参加“新天地”活动。如果说在未被确诊前多次参加大规模聚会还能让人以愚昧、疏忽为之辩护,那么随后爆出的她所属的“新天地”教会不仅拒绝与防疫部门合作交出数百名信徒信息,而且还可能涉嫌故意向公众尤其是正规教会信徒传播病毒则引起了韩国社会的强烈愤慨。

  据韩联社25日报道,韩国政府计划对信徒中的高危人群展开病毒检测,其余信徒接受电话调查,如有症状,则需进行病毒检测。“新天地”教会已经同意向政府递交所有成员的名单和接触者数量帮助国家遏制疫情。

  目前,已经有近50万人向文在寅政府请愿,希望政府能够取缔“新天地”教会。然而民众愤怒归愤怒,韩国政府要想取缔这个“传毒”的宗教恐怕并没有多少可能。

  首先,“新天地”教会可不是一般的邪教,而是教众众多、财大气粗、成了气候的邪教。“新天地”教会的全称是新天地耶稣教见证帐幕圣殿,是李万熙在1984年3月14日在韩国创建的新宗教团体。据称有超过12万信徒的新天地教会,在韩国总共有1529处设施,在75个国家和地区发展成规模的分会已达到251个。说句不客气的话,可以说是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要背景有背景的教会,其影响力甚至已经超越了韩国国境,仅凭一时民愤要想扳倒这个“怪物”谈何容易。其实早在2014年,韩国基督教监理会第31次大会就认定“新天地”教会属于邪教,但认定归认定,基督教的名门正派仍然挡不住野狐禅的“新天地”不断开辟,也难以推动政府机构对此进行有效干预,以至于2016年英格兰教会只能无可奈何地向约500个教区发出正式警告,要求各地分支机构高度警惕新天地教会的活动。说俗点,这是黄鼠狼成精了,再想收拾就困难了。在韩国,一般的教会也就一周聚一次,“新天地”教会一周可以组织6~7次活动,其组织能力、动员能力远胜于一般意义上的善男信女,可以说有点狂热的意思,甚至比一般的宗教组织声势还要大。

  其次,宗教势力尤其是基督教势力在韩国的影响力非常之大,取缔一个宗教哪怕是个邪教组织也会引起强大的社会压力。韩国虽然和中国、日本同属于儒家文化圈,但最近几十年来,宗教势力尤其是基督教势力发展得极快。目前,有消息称韩国的基督徒甚至可以占到全国人口的一半。这让政府在处理涉及宗教组织的时候往往非常慎重。虽然说新天地是个近乎于公认的邪教,但邪教毕竟也披着宗教的外衣。要是没有充分的证据,仅仅凭着民愤,韩国政府还真没有多大勇气来对这个已经存在了30多年的毒瘤动刀子。说句不客气的话,橘生淮北则为枳,在宗教的传播过程当中,由于各种地方崇拜的渗入、投机分子的参加,宗教变邪教的事情从来没有少发生过。再说句更不客气的话,在基督教的传播过程当中,各个国家、地区林林总总透着邪乎劲儿的狸猫换太子的事情可实在是太多了。笔者在美国的时候,就遇到过坚决反对输血的、坚决反对工业文明的、出门光着大脚丫子不让孩子上学的各种林林总总的小教派,你笑他人太疯癫,他还笑你看不穿呢。在宗教势力影响力大的国家,除了那种有国教的国家,一般政府还真不敢用“邪”这个理由来对付这些“新天地”们。尤其是在政治正确泛滥的西方国家,这可是弄不好就会涉及到宗教自由这种比天还大的原则问题,所以政府装聋作哑,只要这种组织不惹出像日本奥姆真理教对着地铁放毒气一样的罪行来就绝不干预,其实也真的可以理解。从西方国家有关的法律实践来看,要对付邪教,从来不能从它的信仰邪不邪上入手,而只能从它有没有违反法律入手。比如美国政府收拾曾经邪气冲天的大卫教派,就是用私藏武器的理由。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韩国就要大选了。这几年在韩国的权力场,总统换届已经成了从青瓦台直接搬到拘留所的地狱游戏。大选已经成为了赌上总统下半生自由的豪赌。当年卢武铉被逼的跳了崖,憋着仇恨的文在寅这几年对右翼大肆进行政治清算,把朴槿惠、李明博都送进了监狱,虽然是报仇了,但是现在自己也要面对别人的复仇了。这次选举,文在寅的利好在于右翼在朴槿惠倒台之后一直处于分裂状态,这让左翼的选举形势总体还算乐观,但另一方面,文在寅政府在朝韩关系、朝日关系、国内经济上也是昏招不断。在这个紧要当口,文在寅政府实在是没有心情再去得罪没必要得罪的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虽然有观点认为,在韩国疫情失控的情况下,文在寅政府可以通过严惩“新天地”教会来让国内民众出口气,从而提升自己的支持率,但实事求是地讲,虽然现在舆情滔滔都是痛斥“新天地”的,但真要以放纵疫情的名义收拾“新天地”教会,那些现在还在公然顶着韩国政府压力大肆游行集会的右翼组织、宗教组织,恐怕马上会转变立场。韩国的基督教组织自从朴槿惠入狱,每周雷打不动集会抗议为朴槿惠伸冤,哪怕疫情紧张也照聚不误,这实际上又比招摇撞骗的“新天地”好多少?韩国政府如果处理了“新天地”,那么处不处理他们,如果处理了他们,恐怕才是引起政治上真正的大麻烦。


分享 :
评论(0)